一望无际随着醉心的蓝也被风卷远

发布时间:2017-09-12 10:49 点击:
 
  雨水
  
  一场纷扬的雪后,阳光初晴,清澈的蓝涂满天空,不染一丝尘埃,高远和深邃的组词蹦出脑海。
  
  时间过得真快,眨眼间二月也已过半。翻看日历,又到了立春后的第二个节气——雨水。看着浑身上下冒着水珠的两个字,看着窗外的残雪在阳光下化成水滴钻进土地,心生感叹,这场阳春白雪莫不就是为了应这个节气而来?北方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的,才有了冬天耍着赖皮淘气地伏在季节的门口,冷不丁还会撒点风雪,降点温度,好脾气的春却也包容大度,把那份寒冷囊括在胸膛里,一点点温热,直到冬的冷遁入无形。虽然立春过后还会常常令人感到丝丝寒意,但是雨水的来临,立刻就会让人觉得风软了,吹到脸上不再硬生生的刺脸,不再直通通的穿透厚厚的棉服使劲往怀里钻,看着清澈的蓝天,深深呼一口气,伸伸胳膊挺挺胸,好像一种久违的舒坦彼此相拥。
  
  雨水,顾名思义,雨水增多,气温回升,冰雪融化,如《月令七十二候解集》说“正月中,天一生水。春始属木,然生木者必水也,故立春后继之雨水。且东风既解冻,则散而为雨矣。”春天真的来了,雨水前后,万物开始了萌动,南飞的雁开始回归,即便如此,寒冷的空气依然不会心甘示弱,与春天的暖一次次频繁的较量着,不甘心就此收去余寒退出主导地位,也就有了春捂秋冻的说法。
  
  九九歌,“一九二九不出手,三九四九冰上走,五九六九沿河看柳,七九河开,八九雁来,九九加一九,黄牛遍地走。”这是老祖宗对节气阶段的智慧总结,雨水来临,冰冻的小河渐渐开化,又可看到潺潺流水,天气渐暖,草木开始渐渐返青,飞往南方过冬的大雁野鸭将重回故里。春风荡漾,一切都开始了复苏的躁动,大地深处,传来一阵阵种子翻身的响动。
  
  这些时候,空间里好多南方的朋友晒起了春花,一簇簇美丽的春花竞相绽放,红的,黄的,粉的,白的,仿佛阵阵馨香扑面而来,就连那湿漉漉的水润也赶集似的,在苍茫的大河上,在浩荡的旷野中,在寂静的山林里,在空旷的平原上,以无数个渺小的个体,汇聚成了比春天还要辽阔的辽阔。尽管从没有近距离欣赏过江南美景,但从那盛开的花朵里就可以臆想,那春光里满园花香的庭院,炊烟里散着草木香味;那小桥流水,河堤垂柳吐着新绿倒影河中,安静而美好;那春日暖阳,满城春色,拢一袖花香,执笔写下流年,引时光为酒,沉醉一程风月。若有谁问你在哪里,我会美美的回答,我站在春天里,再回一声脆脆的笑。
  
  不是有诗云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,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。”吗?不是还有“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。”吗?由此,我倒是真的希望有一场雨水降临,就像诗里写的那样随风潜入夜,明朝卖杏花。
  
  看吧,春风已呼呼的闪亮出场,调皮的把红红的春联掀去,一点点吹远,树枝在风中摇摆舞动,空气里多了水润的潮湿,雨水在它浸润的每一寸土地上,唤醒了沉睡了一冬的胎动。我知道,也深信,有一些东西,冬天从你身边带走,春天里还会还给你更多的惊喜。
  
  春来了,万物变得热闹起来,夜,变短了...... 
  
  草在结它的种子
  
  风在摇它的叶子
  
  我们站着
  
  不说话
  
  就十分美好
  
  顾城如是说。
  

上一篇:融化的雪水滴滴答答肆意流淌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