融化的雪水滴滴答答肆意流淌

发布时间:2017-09-12 10:49 点击:
 
  一场阳春白雪,一轮春日暖阳,两下交映着,僵硬的土地松软得如刚蒸出锅的发面馒头。春的足音悄悄来到人们身边,执拗的冬仍然一步三回头不忍远别。
  
  雪后的天空一片湛蓝,刺眼的太阳光温情脉脉。走在拥挤的人群,就像一粒尘埃,漂浮在红尘俗世。心中的期待,在渐渐远去的记忆里,又是那样的近,一阵风吹过,荡起一圈圈涟漪。
  
  拾捡记忆碎片,细数过往,那么远,又那么近,连缀成歪歪扭扭的诗行,把一生的纯情,装进春天的梦里,摊开雪白的宣纸,一笔笔勾勒,细细描绘开满杏花的树,收集纷落的杏花瓣酿制岁月的陈酿,让瘦成一朵花的相思,预约白发的月光,开怀畅饮,酣醉圆梦。
  
  记忆中的那个春,感受一份清纯的爱意,颤抖着把一点点融化的泪滴撒在冰冷的月光里,踮着脚尖在弯曲的小路行走,沿着季节的曲径通幽,在每一个梦里与我相拥,却不知,时间静静流逝了,空间永恒定格了。
  
  夜里,听熟悉的好听的歌曲,静静的,默然于渺茫而却令人悸动的歌词和旋律。倾听也或是自我的一番倾诉,一个古老也或永恒的美好扣人心弦的故事,就像那句“除非死别,绝无生离”的诺言,赫然签写在灵魂之约的牛皮文书上,按下指印,再无更改的机会。
  
  雪水融化的声音断在天黑的时候,一抹寒冷,冰冻了淋湿的思绪。岁月,是阅尽千帆后的冷暖词章。不知道是否有人和我一样,到了这般年纪,都会念旧,念旧的光阴,念旧的故事,一些远远近近的过往,铭刻于心,不会遗忘。总有一些记忆,就算走的再远,也会如影随形,那些刻在年华深处的时光,打上了烙印,仿佛,离得是这样的近,历历在目,就像发生在昨天,清晰如昨,温润如初。总有一些记忆,会渐渐淡离,像梦里拉伸的影子,一点点踩碎在时光的沙漏里。如云烟,朦胧杳然,不留痕迹。
  
  一路走来,走得那么遥远,目光循着泥泞的雪水,延伸思绪,把那一串串有你的梦都穿成珠串,心思在珠孔中穿行,幻想着,木屋的炊烟,水晶房中的浪漫,烛光下的祝福歌声,还有平仄不搭的说诗谈词,让唐风和宋词撞上木屋的紫色风铃,脆脆的铃声相伴入眠。
  
  抬头看星光闪着点点光亮,极力仰望,寻找一种默契,传说里的动人故事,难道只是岁月的一抹赤红?看着曾经如一叶孤舟飘远,轻轻放飞那远去的足迹,连同一汪幽深的目光和头顶袅悠的白云,一起化作一缕清风,吹过有你的日子。一种思念,便如长长的线悬于天宇,根植于心。只有苍白的文字,在疼痛的思念中轻轻颤动。虽然时光在眼里坚硬的滑落,虽然岁月在想念的河里漂泊,心里,依然有着一种曾经的温暖,翻涌如潮。
  
  一份情愫已飘然远去,倾听遥远的呼声,如枯叶蝶在风中飞舞,渐渐消散归于苍茫。古老的大地,于是变得湿湿漉漉。只有那份在指间开满杏花芬芳的期待,还那么鲜艳夺目。
  
  不知,多少年后,光阴渐远,拣尽寒枝,一株老树,花开依旧,依然向暖,你可还记得?有谁,曾经来过,来过,和你,共同走过一段山长水远... ...